佳博体育官方版网页-官方版APP下载

逍遥贵公子 8.1
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
作者: 上山打熊猫 主角: 苏禾 秦小慵
57.8万字 0.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
更新至 第285章 救灾 2024-09-27 21:07:08
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
手机免费阅读
七猫免费小说app
举报
  • 1
    作品总数
  • 57.8
    累计字数
  • 76
    创作天数
  • 作品介绍
  • 作品目录 285章
简介

一朝穿越,成为古代的纨绔子弟。 本想着吃喝玩乐当一辈子纨绔,但奈何实力不允许啊! “我来注定要征服这天下!”——苏禾

第1章 初来乍到,我想低调

长安城外。

渼陂湖畔。

“苏禾,你跑上去做啥?!”

“苏禾你还不速速退下!”

“哎……子谋,你个武夫跑人家诗会的台子上去做什?”

“哈哈,苏子谋难不成是舞刀无果反弄笔?无论如何,这份胆识令在下佩服!”

渼陂湖畔一年一度的踏春诗词文会上,数以千计的学子文人骚客们顿时哄闹了起来,有熟知苏子谋的少年朝着那高台上指指点点,似乎在和身边的同伴解说着什么,一个个脸上尽皆是嘲讽之色。

就在高台正下方三丈位置处,这里摆着一溜的条几,条几前跪坐的是此次诗词大会的主办方和评审团。

最中间的那张条几前跪坐的是本朝世子赵无极,此刻他的脸上都快黑出水来——

胡闹!

这苏禾简直是胡闹!

今日踏春诗词大会,邀约了三大学宫的学子前来参加,这评审团里还有三位大儒,你这胡搅蛮缠让本世子的脸往哪里搁?

等此事了了,本世子一定要启禀太子参你爹一本,将你爹那太学博士的官儿给撸了!

此刻站在高台上的苏禾却一脸懵逼。

他呆呆的听着各种嘈杂的声音,愕然的张着嘴儿,视线从人群扫过,却落在了极远处如黛的秦岭,脑子里已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这是穿越了?

不对啊,看那些人的服饰和大唐极像,可脑子里涌入的记忆却并非如此!

长安,没错。

但这不是大唐,而是赵国——也不是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。

这个世界有七国,赵国为其中之一,才刚刚立国两年……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在这记忆中没有发现前世的任何诗词文章!

这就很诡异了,所以自己这是穿越到了一个前世不曾经历过的历史时期!

俗称……架空!

“苏禾,苏子谋,你若是做不出诗词文章就滚下去!”

下面有人一声大吼,将苏禾的记忆打断,他才反应过来,原来这里正在举行诗词文会。

赵国宁亲王世子赵无极以文会友,邀请了三大学宫的青年才俊和三位大儒在这长安城外的渼陂湖,共襄文事盛举。而自己本是长安鹿城学宫武院的一名武生,也就是来看热闹的,俗称打酱油,做诗这种事和他原本毫无关系。

可鹿城学宫文院的那谁……想起来了,秦小慵,刚才以一分之差输给了三山书院的才子钱中书,这原主人以十六岁的年景却已经暗恋了秦小慵足足三年,他见不得秦小慵输给别人了呀,所以他脑子一抽,就跑了上去,或许是因为激动,在那一瞬间就翘了。

他的身子还没倒下来,自己的灵魂就来了。

你说你个武夫跑来人家文会搞个毛线,再说现在的苏禾对秦小慵可没什么暗恋——那女人确实漂亮,但红颜祸水这个词,在上辈子就让苏禾吃过大亏,所以,他一听那话,当真就要抬步走下去。

面子,不存在的。

老子两世为人,面皮比那城墙还厚。

可就当他迈出了第一步的时候,站在这高台一侧的那位钱中书却好死不死的走了过来:

“那谁……留步!”

那谁?

这话听起来有些不顺耳,苏禾顿了顿,又迈出了一步,这初来乍到,可得低调。

同样站在台上一侧的秦小慵脸上微微有些失望。

对于苏禾愿意为了她而跑到这台上来她的心里很欢喜,哪怕他随便编两句,哪怕会受到别人的嘲笑,她也很欢喜。

至少说明了那武夫心里是当真有她的。

可现在是怎么回事?

他上来之后就这样傻傻的站着,一个字没说站了盏茶功夫,然后又要走了……也是,都憋了一盏茶的时间了还未曾憋出一句诗词来,也只能下去。

哎……!

秦小慵心里一声叹息,暗自失落。

钱中书一看苏禾还在走就更不乐意了,这武夫分明就是来送人头的嘛。

按照此前三皇子的吩咐,这次文会自己必须夺得魁首,还得要狠狠的给赵无极一记响亮的耳光——赵无极这厮,就是太子门前的一条狗!

三皇子和太子不对付,这是长安权贵都知道的事。

这武夫自动送上门来,哪里能够轻易的就将他放过。

所以钱中书呵呵一声冷笑,对着台下的世子拱手一礼,极为傲慢的说道:“久闻长安士子风流,渼陂湖孕育才子万千,而今看来不过尔尔。本以为随意上来一个武夫就能出口成章,就能诗惊四座……”

“结果没料到,居然是一白丁罢了!”

台下一片哄笑。

接着他面带微笑,带着胜利者的骄傲,又对下面的三位大儒拱了拱手,“比试已经结束,可宣布本人为魁首了。”

赵无极面色未改,但放在条几下的双手都拽成了拳头,甚至就要握出水来——耻辱啊!天大的耻辱!

这该死的苏禾,你若是不上去,本世子会这样被人家变着法子羞辱么?

你特么就是人家眼里的一个笑话,你当个笑话也就罢了,可连带着令本世子也成了别人的笑话!

罪无可恕!

等着本世子怎么收拾你!

就在赵无极杀人的眼光中,就在许多人的嘲笑声中,就在三位大儒正好起身的时候,已经走到了高台边缘的苏禾,忽然停了下来。

他居然裂开嘴一笑,又转身向台子中间走了回去。

“哇,难不成苏禾文斗不成想武斗?”

“哈哈哈,也或许是走的这几步他的脑子里有了一首诗。”

“苏子谋这厮……还嫌不够丢脸的么?”

赵无极的眼睛顿时瞪得贼大,心里在狂叫:你特么赶紧给老子下来啊!你个武夫有几斤几两心里真没一点逼数吗?

赵无极的心里是绝望的,而钱中书的心里是极为愉悦的。

武夫就是武夫,小小一个激将法他还真乖乖回了头,接下来……就踩着他的脸,令鹿城书院的颜面扫地!

起身的三位大儒一看,这什么情况?

难不成那个叫苏禾的少年还要最后一战?

省省吧,时近中午,大家都饿了,你个武夫来写诗词也是为难了你,何必呢?

苏禾站在了钱中书的面前,却偏着脑袋看了一眼秦小慵……心里一抖,卧槽,那小妞果然祸国殃民啊!

他冲着秦小慵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,秦小慵心里一慌,脸儿一红,垂下了头来。

——这人,不要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