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博体育官方版网页-官方版APP下载

第一卿色 9.7
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
作者: 懒橘 主角: 许澄宁 秦弗
114.5万字 20.2万次阅读 0.4万累计人气值
更新至 第530章 师徒番外 2024-06-12 00:00:10
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
手机免费阅读
七猫免费小说app
举报
  • 1
    作品总数
  • 114.5
    累计字数
  • 333
    创作天数
  • 作品介绍
  • 作品目录 530章
简介

【主角第三章才登场哦】 待业新科状元考赢了科举,却得罪了权贵。 为求自保,她上了寿王世子的贼船,从此开启了我出谋你下令,你算计我埋伏的狗腿生涯。 世子许诺:“你若愿为孤效力,待大业一成,孤的身边必然有你一席之地。” 她兢兢业业当幕僚,主上却在不经意间对她处处撩拨。 许澄宁心想,世子意在江山,可不能把他拐带成断袖。 于是乎,她把心里乱跳的小鹿给拍死了。 后来,她被摁在了皇后宝座上。 “怎么突然……” “不是突然,这个位置,只为你而留。” 她以为的巧合,皆是他的预谋。 从此,她白天在案旁智计无双,晚上在榻上国色天香。

作品荣誉
第1章 遗珠

文国公府那抱错的小姐要回来了。

长街的雪被清扫得干干净净,公府朱红大门向外大敞,御赐的文国公府匾额下,数十名仆妇家丁列于两侧,着装齐整,垂首双手交叠在腰前,冰凉的雪沫子吹进了衣领子里也不敢动一下,规矩得就像两排人俑。

荣恩堂里,谢老夫人徐氏半歪在椅背上,垂老的脸陷在衣领子里:“到了?”

周嬷嬷连忙道:“已进城了,马上就到了。”

老太太扫一眼下首一名温雅妇人冷笑了一声:“糊涂!女儿被调包了十多年都不知道,再接回来,也是废了!”

那妇人一僵,低垂了脸没有作声。

谢老夫人身后有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正在帮她捶背,月白裙衫,淡扫娥眉,是难得的秀美佳丽。

她微微一笑,温声软语地劝哄:“祖母不用担心,常言道,儿孙自有儿孙福。三妹妹在外吃了那么多苦,可总算回来了,往后有了祖父祖母的庇佑,定然否极泰来。”

她温善的话语和乖巧的捏按,让谢老夫人眼角一松,笑着拍了拍她的手。

这是文国公府大姑娘谢琼韫,京城有名的女公子,亦是徐氏最疼爱的亲孙女。

谢琼韫是二房的长女,年十五,府上还有个二姑娘,乃文国公谢允伯唯一的嫡女,比她小一岁,亦是个颇有才情的女孩,被文国公夫妇如珠似玉娇宠着长大。

谁料,一朝一桩家宅阴私曝光,却扯出了一段陈年旧案,府上千娇万宠了十四年的二姑娘竟不是文国公的骨肉,而是调了包的粗使婆子的孙女。

国公夫人王氏如遭天雷,当即病倒在床榻上。文国公与世子多方调查,一一对证起来,证实了二姑娘确不是公府血脉,真正的千金当年流落在婆子老家,辗转被一个村妇收养了。

真相大白,当然要拨乱反正。文国公雷厉风行,即刻派人快马加鞭远赴长安府把亲女儿接了回来。

至于府上的二姑娘,再不是亲女儿,终究养了十四年,老国公疼惜她的文才,王氏喜她的乖巧,国公爷偏爱她的伶俐,所以二姑娘仍是二姑娘,对外只说是双胞胎,一个体弱养在了庄子上。序齿的更改,自然也有一套说辞。

真千金已进府的消息传开,各房都赶到荣恩堂,准备迎接这个三小姐。

“世子爷和三姑娘到了!”

婢女打起帘子,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迈步走了进来,那是张俊美的熟面孔,世子谢容钰。

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他身后跟着的女孩身上。

有些黑,发髻乍着碎毛,刘海黏着些微油腻光泽,身形也不如养在府里的姑娘好,脖子宽大,腰肢粗圆,可见乡下光景不是养人的。

好在女孩一双大眼生得不错,圆鼻头,红嘴唇,看着像有福气的。

派去接小姐的陈妈妈是个能人,眼光毒辣,知晓这乡下长大的小姐容貌上的缺陷,恰到好处地给她选了一身水青袄子配姜黄裙,既不那么显黑,又带了青春少女特有的活泼可爱。

发髻再梳高,留一层薄薄的刘海,弥补了额短头平的短处。加上些许细碎的晶莹首饰搭配,原本相貌平平的女孩也多了几分出彩。

“……那家人姓许,闺名许秀春,一直当二女儿养,养父已不在了,上面一个姐姐,下面两个弟弟一个妹妹,大的男孩在县城读书,其余都在家里……三姑娘从小乖巧懂事,家里什么活都干,小小年纪就吃了许多苦……”

“那妇人说,姑娘八岁时,有一回那家里的大儿子险些跌下了山,被姑娘拉了一把,姑娘却摔了头脸,村里无处寻医问药,没能好好治养,头形脸形也跟小时不大像了……”

陈妈妈絮絮说着,大家眼睛不住地打量那个低着头的女孩。

的确不像,文国公夫妇,还有他们两个亲生的儿子,都不长这样。看来真是养坏了。

王氏红了眼眶,搂着许秀春不停地掉眼泪:“我儿,这些年受苦了,娘对不起你……”

许秀春直愣愣地盯着王氏鬓边一支摇晃眩目的赤金步摇,嘴里喊道:“娘!”

她的声音油滑,带着一股浓浓的乡音,实在称不上悦耳。几个年纪小的少爷姑娘都低头偷笑,被谢容钰一记厉眼瞪老实。

王氏拿帕子揩泪:“还好,总算回家了,正好能在家过年。来见过你的祖母和兄弟姐妹。”

陈妈妈路上已经教过了她行礼问安的规矩,许秀春仍做得不太好,笨拙僵硬,雅言也讲得很拗口。

谢老夫人心下轻蔑,冷笑道:“起来吧,回去好好教教规矩,顺一顺性子,省得以后再丢人。”

许秀春脸一红,眼皮翻了翻似乎想瞪人又收敛住了,偷偷撅嘴。

王氏打个圆场过去,又带她给二夫人三夫人见礼。两个婶母口中俱是道着可怜见,分别送了一只玉镯和一支红宝金钗。

许秀春连忙攥在手里,摩挲个不停。

“你爹爹和二叔三叔有差事要忙,待得晚膳你就能见到他们了。”

王氏一行说一行拉着她一一见过兄弟姐妹。

世子谢容钰许秀春刚刚在城外已经见过了,容貌之俊美可谓她平生仅见,只是他一向稳重不苟言笑,看着冷若冰霜,许秀春缩着脖子没敢多看。

倒是二公子谢容斐文质彬彬儒雅风流,叫许秀春瞧红了脸。

谢琼韫向来温雅纯善,拉着新妹妹的手柔声细语地关切问询她这些年的生活,又从手腕上褪下一只出水甚好的祖母绿玉镯,套在了许秀春手上。

许秀春喜滋滋地捧着新得的玉镯笑,没注意到身后谢容斐脸上露出的嘲讽笑容。

见过了人,谢琼韫忽然询问道:“二妹妹怎么没来?可曾往清荷院说过,三妹妹来了?”

丫鬟刚要答话,就听堂屋外喊道:“老国公和二姑娘来了!”

帘子打起,当头就见一位须发灰白的老者,宽袍大袖坐在一架轮椅上。

一位容貌秀丽的豆蔻少女扶着轮椅,一身粉白袄裙,精巧又娇贵。

她朱唇含笑,对着诸长辈盈盈见礼。

这就是那位鸠占鹊巢的二姑娘,谢琼絮了。

90%看过的人还看